[名家医案] 张锡纯用山茱萸

转自: http://bbs.iiyi.com/thread-2080516-1.html

昨天,我特别到药店问问山萸肉的价格,结果发现山萸肉竟然降价了,在我的印象中,这个药非常的贵,昨天发现,用三元钱就可以买三十克,这让我喜出望外,在什么都涨价的今天,居然有降价的东西,而且还真是好东西,于是,迫不及待地给大家讲讲张锡纯使用山萸肉的故事吧。

我在第三本书里面,把张锡纯放在开端,是因为张锡纯的用药功夫太深了,他把的用药经验都是自己亲手实践而来的,然后他也不留着点儿,毫无保留地都写了出来,现在我们看中药辞典,很多药物的论述,都有张锡纯云如何如何的,这就是人家的贡献,名留青史的地方。

现在聊聊张锡纯用山萸肉吧?

有一个少年人,“素伤烟色”,当时的中国抽大烟的很多,就是鸦片,这个少年不但吸鸦片,还沉溺于女色,所以身体很是不好,这次是患了感冒,医生给开了解表的方子,服用了几副以后,本来已经好了,但是,隔了一天,突然浑身开始出冷汗,心里面怔忡异常,自己说,这个气息马上就像是要断了似的。这下可把家人吓坏了,于是赶快把张锡纯给请来了。

张锡纯来了以后,照例诊脉,诊得的脉象是双手浮弱,无根,大家记住了,张锡纯诊脉有个特点,他一般是三部总取,什么意思呢?就是不分寸关尺,而是分左右手,整个左手取得一个脉象就可以了,整个右手取得一个脉象就可以了,这是张锡纯脉法的特点,在大多数的时候他是这么用的,这在中医里面是一个派别。

诊完了脉,张锡纯心里就明白了,这是一个虚证啊,这是大病之后,身体没有复原,气虚欲脱,怎么办?必须要使用收敛之药,同时补气。

此时,张锡纯对患者家属说:“这个病确实很难治,但是如果能够买到一味药,则我可以保证转危为安。”

大家一听,您就说吧,什么药我们都能买来。

于是,张锡纯就告诉他们说:你们去买山萸肉四两,然后再稍微买一点人参(五钱)就可以了。

这个时候,外面正下着雨,而且药铺在五里之外的地方,但是这家人救人心切,立刻派人骑快马冒雨前去买药。

等这四两山萸肉买来了,张锡纯急忙用二两煎汤,然后给患者服用,这个汤服下去以后,这个患者的心气就定了,汗也止住了,气也能上来了。

然后,张锡纯又用剩下的二两山萸肉煎汤,把人参切成小块,用汤药送服人参块,看过我的书的人都知道,这是清代徐灵胎的论述过的做法,张锡纯吸收古代医家的经验太多了,随处可用。

这个药服完以后,这个患者的这些症状就全部消失了。

大家看到了吧,张锡纯在本草上的功夫,张锡纯对这个山萸肉算是掌握得太好了,这个山萸肉就是山茱萸这种植物的果实的肉,是一味补肝的药物,酸酸的甜甜的,过去认为除了酸收补肝,滋补肝肾,在六味地黄丸里面有它。但是,张锡纯却从《神农本草经》里面看到此药可以治疗“寒热”,从而悟出这是肝经虚极的寒热现象(所以他特别的推重《神农本草经》),所以凡是遇到患者阳气欲脱的时候,张锡纯往往用大剂量的山萸肉收敛阳气,起死回生,这是人家张锡纯对中医的贡献。

张锡纯认为:山萸肉味酸性温,大能收敛元气,振作精神,固涩滑脱。

收敛之中兼具条畅之性,故又通利九窍,流通血脉,治肝虚自汗,肝虚胁疼腰疼,肝虚内风萌动。

再给大家聊一个故事,又有一个孕妇,患了霍乱,大家不要害怕,在中国的古代,只要是上吐下泻的传染性疾病,都叫霍乱,这位孕妇吐泻了一个昼夜,然后,病虽然好些了,但是却流产了。

此时患者的情况非常的不好,是“神气顿散,心摇摇似不能支持”,这不是心理问题,而是人确实虚了。这个时候,就马上派人去请张锡纯。

等张锡纯到了患者的家里,这个妇女的状态是已经濒危了,“殓服在身”,家里已经按照死亡处理了,连殓服都给穿上了,已经从床上给抬下来了。

患者的家属,此时已经觉得不用治疗了,反正也快死了,再等等就入棺材了。

张锡纯急了,说:“一息犹存,即可挽回。”你们找什么急啊,我还没治疗呢怎么就装棺材了?

诊脉,是“若有若无,气息奄奄,呼之不应”。

这个时候,买药已经来不及了,正好,这家的邻居是张锡纯的表兄,叫刘玉珍,张锡纯曾经给他也开过方子,里面有山萸肉,张锡纯就问,药还有没服用的吗?正好剩了一些,于是从那些药里面,检出了大约六钱的山萸肉,于是,熬汤,给患者服用了下去,马上,患者就有了反应,呼唤她能回答了,呼吸也开始明显了一点。

于是,张锡纯马上让患者家属去买山萸肉二两,生山药二两。患者家属飞奔而去,不久,把药买了回来。张锡纯又把药全部放入锅里,熬了一大碗,然后一点点给患者灌下去。结果,这个患者的神气马上就恢复了。此时,张锡纯又告诉患者,每天用生山药一两,熬粥喝,来善后。就这样,这个妇女就救过来了。

在这个医案里面,张锡纯用的就是山萸肉可以收敛元气的功能,在病危的时候,人的元气欲脱,大汗淋漓,尤其是心肝之气极虚,这个时候,用山萸肉,可以固脱救逆。这点以前古人注意的不够,是张锡纯通过实践得来的经验,但是现代注意的人也少了,大家都把精力放在附子和人参上了,实际山萸肉是很有作用的,李可老中医在治疗危急重症的时候,就常用它。李可对张锡纯也是推崇备至的。如果仔细区分,附子振奋肾中阳气,人参振奋心肺的阳气,山萸肉的作用主要在肝肾二经,兼入心经,它收敛的作用更强一些。

山萸肉和山药,都是平常之药,都是药食同源之品,但是,在人家张锡纯手里,就愣是给变成了治疗危重病症的大药,这正是:药都是平常之物,但是用药之手,确实在是不平凡啊。

再给大家聊个故事吧,这个故事很重要,对启发我们的思路很有帮助。当时,张锡纯邻居村子的周某,三十多岁,大怒之后,开始渐渐觉得腿疼,一天比一天厉害,两个月后,卧床不起,不能转动,医生们用了很多疏肝理气的药物,病却越来越重了,张锡纯来看后,诊得脉左部微弱异常,自己说疼的地方觉得热,张锡纯分析这是怒则伤肝,肝经气血受伤,所以脉弱,气血郁则热,于是用山萸肉一两,加入一些通经活络的药物,结果十副药以后,痊愈。步履如常。

张锡纯的心得:山萸肉可以治疗肝虚引起的肢体疼痛。

很多人身体会在生气以后,莫名其妙地疼痛,某个地方,不知道为什么痛,怎么都治疗不好,这是值得注意的,此时有各种情况,其中就有这个肝经受伤引起的,因为肝主疏泄,如果肝经受伤不足,无力疏泄,就会形成郁滞,引起疼痛;尤其是肝主筋,很多筋产生的问题,都可以从肝经那里找到答案。

给大家举个例子,有个朋友,腿疼,大腿里面,不知道为什么,治疗了很久,当做风湿什么的治疗,舒筋通络的药吃了不少,没有任何的效果,这事儿拖延了很久了,后来找到我,我也找不到原因,诊脉微弦无力,最后就问这个病的起因,后来知道是在生气过后开始的,我当时心里就想,这不是和张锡纯论述的一摸一样吗?难道真的有这样的情况吗?

于是,告诉她,先用一个简单的方式治疗,就买山萸肉,每次三十克,熬水喝。结果,她的腿疼就慢慢地减轻了,这个时候,又配合了原来她服用的舒筋通络的药物,这次就见效了,很快病就痊愈了。前两天,又遇到了朋友有这种情况,所以我突然想起了这个事情。

张锡纯其人,对药物真是细心体悟,结果很多古书中记载过的用法,后世都已经遗忘了,他又给发掘了出来,有的还是古书中没有的,如果每个中医都能这样,那该多好啊。